一只咸鱼的老窝

混aph,凹凸,耀厨,过激凯吹,主食露中红茶会圣瓦。
懒,喜欢开车。
凯莉小姐是世界的珍宝。
明明是初中生,文笔还停留在小学。
垃圾写手

赞颂


     是车,还没写完,第一人称,女主痴汉系。

     我为什么不管什么时候写的东西都与大家的画风格格不入,宛如腰间盘突出般智障


  ——凯莉,凯莉。


  我在心里不断的咀嚼着这个名字。


  越美丽的东西就越发危险,所以她别人心里的形容是有着蜜糖般甜蜜香甜味道的毒品,是深埋于松软蛋糕中抹上层层奶油的匕首,是大海中引诱无知水手撞向暗礁的塞壬。


  可在我心里,她是我的同学,我的挚友,我的长姐,她是我最深爱最深爱的人,她对我而言就是亨伯特的洛丽塔,阿瑞斯的阿芙罗狄忒,罗密欧的朱丽叶。


  ——她是我的一切


  “凯莉。。凯莉。。”我呼唤着她的名字,声音由声带震动后艰难的从干涩的嗓子里流露。


  她紧闭着双眼,面上带着一坨醉红,就像是清晨时带着露水的红玫瑰那般娇艳的颜色。


  我低头亲吻着她像两片花瓣般微微颤动的嘴唇,凯莉的唇像所有女孩子一样柔软,带着些腻人的香甜,尝起来就像是可口的树莓,薄薄的皮下满是鲜红而甜美的汁液。


  我舔舐着她的嘴唇,用舌尖划过她精巧洁白的牙齿,她双眼紧闭,就像位沉睡的天使。


  我在做什么?


  无形的罪恶感鞭挞着我,在我身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痕迹,背德和乱伦带来的压力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恐惧和兴奋两种截然不同的快‘感在我的心里交替。


  我在做什么?


  我的灵魂像是被无数鬼手拽住,丢进地狱深处的岩浆中炙烤,又像是被神光所沐浴,享受升上天堂的鲜花与荣光。


8.9金凯日


  病娇凯出没请注意,在一群小甜饼里,我这个恐怖案件显得格格不入。


  大概是一个,金被长期暗恋他的凯莉小姐捅死的故事,最后还被做成人偶了。


  哦我果然画风清奇的很,说起来凯佬好a啊,a到让我以为自己是不是逆了cp。


  其实这篇要和后篇的凯佬视角的日记连起来才能明白我选这首歌的原因,但是我最近现实很忙,赶不出日记篇。。。日记篇缘更,顺便剧透一下,凯莉小姐设定是杀人狂。


  对了,各位去搜搜花语,有小惊喜。


  性感凯佬,在线砍人。


  啊我就这么领便当了。


  口癖突然不见系列。


  


  


  


  今天的案子是失踪案。


  受害者是位年仅十六的少年。


  我看过那位少年的照片——那是个有着金色头发的漂亮少年,海蓝色的眼睛如希腊的爱琴海海水般清澈,我该怎么形容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感觉?——宛如阳光般耀眼纯净似乎都无法形容


  谁会忍心如此对待这样美好的少年呢?


  20世纪20年代的伦敦,天空满布阴霾,像是为谁哀悼般沉闷。


  据受害者的亲人和好友描述,受害者最后一次的出现是在他的一名女同学家中,后再无踪迹。


  ——这似乎是个破案的好迹象。


  于是我驱车赶往了受害者在失踪前最后出现在的那位女同学的家。


  那是一栋小别墅,楼下花园开满了盛放的白玫瑰,旭日藤缠绕在栅栏上,在我到了大门前之后,我发现大门并没有关上,于是我很轻易的就走了进去,


    “您好,请问有人在家吗?”我按响了门铃。

  

  “我在,请问有什么事吗。”那是个好听的女性声音,带着些甜美的柔软调子。


  “您好,我是警方的派来的人员,来调查一下您同学的失踪案。”


  在我说完之后,门那头似乎沉默了一会,随后我听到了一阵高跟鞋敲击地板的清脆响声,然后——咔哒一声,门应声而开。


  “您好,警官先生。”在我面前的美丽少女看起来不过十四左右,乌黑油亮的黑色的长发被编成两条粗大的麻花辫,身上穿着淡粉色的漂亮洋裙,腿上套着长过膝盖的白袜,脚上踏着圆头的高跟棕色皮鞋。


  随后她从容邀我走入屋子的客厅,言笑晏晏的为我泡茶,我看到茶壶被提起然后倾斜,棕红色的红茶从茶壶口飞泻而下,拉出一道刻意的圆弧线条,流进布满精致花纹的茶杯。


  我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茶几上摆满了点心和果盘,还有一个装满粉红色雏菊的花瓶,手边是一本未看完的折页书籍。


  “凯莉小姐,请问您知道您的同学金失踪的消息吗?”我等她将茶端到桌子上坐在沙发上后,小心的试探着对方的情绪。


  接着这位美丽的少女显然是受了什么刺激般,身影虚晃了一下,茶水也险些因为刚刚的动作泼到那件粉色洋裙上,茶杯更是摔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堆碎片。


  “你说什么?金失踪了?”少女的语调猛地变尖细,声调拔高,带着些刺耳的鸣声。


  “凯莉小姐,您冷静些。”我试图安慰着这位年仅十六的少女。


  她并未理会我,但我看到了她垂下睫毛,眼睛里布满水渍,随后又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似得用手捂住脸,我敢肯定,有疑似眼泪的液体从她的眼角和脸颊流下。


  “抱歉,我失态了。”她沉默了许久,用袖子用力的擦了擦眼角。


  我递了手帕给她,开始从心里由衷的同情起这位少女。


  “我想了解一下那晚金先生和您的情况,还有金离开后的情况,您知道着些什么?”


  “他昨天在放学后约好和我一起来我家吃晚餐,至于他走了之后。”少女的话顿了顿“我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少女用手帕擦拭着微红的眼角。


  “金,金他为什么会。。”


  少女用宽大的袖子掩住脸,将头埋入手臂围成的环,时不时发出一声声低泣。


  我被周围的气氛所感染,忍不住想要上前安慰她,但由于工作,我还是需要继续询问她关于这件事的问题。——但从她的话里,我看不出什么疑点,随后,在象征性的询问了几个问题后,我离开了这里,打算让后续的人员负责。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当时能再继续追问下去的话,我是否就能改变当时的情况,解开这个案子,但在我真正了解到事情的真相的时候——那是在我快死亡的时候。


  在1923年的冬天,离案子过了已经有一年后,我收到了一位老朋友的邀请函。


  据说那是一个交流晚会,还有一位我意想不到的老朋友在等着我,我当时觉得有趣,便应了下来。


  现在想来,那大概是我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


    当我赶到现场的时候,我发现地址正是我在那次在那次失踪案子里见到的别墅,只不过院里的白玫瑰全部被换成了紫罗兰。


  我再次按响门铃,凯莉——这位我已经见过面的美丽少女,她穿着一件淡粉色裙子,大大方方的露出了曲线漂亮而秀美的小腿,皮肤似乎比我记忆中的更加苍白,但是嘴唇和面颊却越发红润。


  “请进,警官先生。”已经出落的越发亭亭玉立的少女微笑着将我邀请进她的屋子。


  我的腿像不听使唤一样自己动了起来,走进了屋子,屋子大致和我记忆中似乎无二【虽然那时过了一年多的记忆早就模糊不清了】,但却多了无数的漂亮娃娃,她们瞪着蓝色的眼珠子向我投向渗人的目光。

  

    “她们很漂亮,对吧?”少女随手拿起了一个女性娃娃向我展示,娃娃的那对精致却毫无生气的眼睛直盯着我,看的我心底发寒。


  “是。。是的。”我极力的掩饰着我的声线颤抖。

  

    “可是她们都没有我珍藏的娃娃漂亮。”她如此的说到,随后刚刚被她拿来向我展示的漂亮娃娃被狠狠的扔在地下,头和躯干都被摔得分离。


  “抱歉——”


  “来吧,我带你去看看我最心爱的娃娃。”她打断了我的话,脸上泛起了一抹病态的红晕,就像个和别人炫耀自己心爱物品的孩子。


  不由我分说,她便强硬的拽住了我的手,往楼梯处走去。


  我试图想要挣开,但是却毫无效果,我甚至有种对方的手一用力我就会被那只纤长素白的手把骨头捏成粉末的错觉。


  “到了。”凯莉突然停下了脚步,推开了某个房间的门。


  “那里面就是我最心爱的娃娃。”她把房间的门推开,里面放着一个金发的人偶,人偶和正常的少年一样高,蓝色的玻璃珠子在人偶的眼眶中闪闪发亮。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所谓的娃娃,和一年前的失踪案件照片上的少年,长得一模一样。


  “你杀了他。”我冷静的质问着少女,可少女并不理会我,她裂开嘴,露出了一个恶毒的,甜美的,可怖的笑容。


  “我并不是想杀了他啊——我只是希望他能永远陪着我而已。”少女优雅的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手里多出一把银晃晃的手术刀


  “你看到了吗,金的样子。”她一步步向我逼近。


  “很漂亮吧。”


  “这样就可以永远的陪着我了。”


  “是不是很棒,你说对吧?”


  她一步步的把我逼到墙角,手中的刀子似乎越发明亮,我想要逃走,但是我的腿开始禁不住的打颤。


  “这是犯法的。”我试图劝阻她的疯狂念头,可她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仍旧优雅的一步步向我走来,就像露出尖牙的漂亮毒蛇。


  “抱歉。”我看到她似乎对我做了一个这样的口型,紧接着,我的胸口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我下意识的低头,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处被狠狠的捅入了一枚尖利的刀子。


  心脏处传来的剧烈痛苦让我不断地咳嗽,鲜血流满了木质地板,我的手脚在不断地变得冰凉,意识也越发模糊。


  恍惚间我朝她望去,她正在抚摸着人偶的脸颊,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恍恍惚惚的听见她在说什么。


  “打扰本小姐的烦人家伙都除掉了。”


  耳朵开始发出嗡嗡的声音,眼球也干涩下去。


  “之后还要把知情者都解决掉呢,你说对吧,金,还有——警官先生?”


  “接下来,就又是游戏时间啦。”


【r12】无题

是联文,cp骨凯,轻微雷凯。

猜猜哪一段是我写的?


    “叩叩叩。”雷狮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凯莉家的门。

  一位有着碧色眼睛和英俊相貌的仪表堂堂的绅士——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面无表情的推开门之后看到来者是雷狮,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门关上了——想骚扰我家小姐?哼 没门。

  雷狮站在门外,满脸只剩下黑人问号。
  ——这男的谁啊??出现在凯莉家??图谋不轨??不行!凯莉有危险…?

  脑内进行过头脑风暴之后,一向脑洞过人的雷总决定,翻窗户去救【??】凯莉。

  蹑手蹑脚的爬进屋子,来到凯莉的卧室门口。
也算是轻车熟路——刚好被碧瞳的主人察觉。

——啧。

卧室里,凯莉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还是用平时嫌少出现的 奶声奶气的语调:
  “老骨头…?你在哪啊。”

  这是雷狮才察觉到,刚刚那个拥有碧色眸子的男人,竟然是平日里凯莉的包???
——不可思议,一个包竟然能压他半头高。
不可置否,雷狮苦恼了相当久这个问题。

等到他稍微回神,站在他面前的已经是 那个包了。
——一个包比我高?呵  看我锤爆你。

雷狮看懂了老骨头眼底的神情,先发制人般开口:
  “呦,这年头包都这么嚣张?”
老骨头轻笑,不可置否。
  “那也得看是谁的包不是吗?”

  一场无声的战斗,硝烟迅速蔓延,现在恐怕也只有一直在卧室里呼呼大睡的珍宝小姐,毫不知情。

  知道突然出现的卡米尔打破了这几乎要打起来的氛围,带走了雷狮。

  雷狮当然读懂了,他离开时老骨头的口型。
  “你不配。”
  
  而老骨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厨房给我们的珍宝小姐热牛奶。

  70℃,3分钟,脱脂牛奶在小锅里慢慢温热起来,在空气中弥漫着牛奶特有的乳香。

  管家将牛奶倒入玻璃杯中,随即朝凯莉房间的方向走去。

  少女的房门虚掩着,管家却依旧毕恭毕敬的用中指的关节叩了三下门,关节敲打木门的声音则唤醒了浅眠中的少女。

  “进来。”少女的声音有些不快,兴许是被管家突然从床上唤醒的不满,又或是对管家毕恭毕敬的不满。

  “我不是说了,你进来的时候不用敲门吗?”凯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努力的直起身子。

  “是的,凯莉小姐。”老骨头不可置否,将杯子递给了凯莉。

  “为什么?”凯莉瞥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的管家,他的表情仍旧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忠诚,恭敬,衷心耿耿。

  这让凯莉觉得她永远看不透他。

  “我们可是恋人。”凯莉似乎有些气恼。

  她将杯子搁在了床头柜上,起身吻住了管家。

  管家的唇不像他外表般冰冷,那是种火热的,像是要将人灼烧般的热度,就像是太阳般温暖,却又无比炽热。

  凯莉闭上了眼睛,她将额头贴紧老骨头的额头,那片皮肤一片冰凉。

  “我爱你。”情窦初开的少女不懂得什么甜言蜜语,爱情和诱骗不同,她能将包裹着糖衣的毒药笑着送入别人的胃袋,却独独无法对她深爱着的人送上那份甜蜜的外壳。

  “我也深爱着您,凯莉小姐。”

  接着他们又互相拥住对方,动作轻柔又缓慢,却带着不容质疑的意味。

  ――爱情是毒品,它比毒品更加让人着迷,却比毒品更加温柔。

 “坐上来。”凯莉简单的结束了这个吻,她指了指床边的空位,示意老骨头坐在她旁边。

  老骨头顺从的坐在了凯莉的身旁,良好的夜视能力使得他就算是在这种时候也能看得见凯莉的模样。

  凯莉穿着她平时最喜欢的那套粉红色睡裙,黑色的长发像海藻般微微卷曲着,她眯缝着眼睛,平视着前方。

  凯莉拿起那杯牛奶,乳糖分子尽数在唇舌间绽放,散出诱人的乳香,随后那些富含着钙和蛋白质的液体随着喉咙流进食道,最后进入肠胃。

  她在喝牛奶的时候故意从嘴边漏了一点,乳白色的液体顺沿女孩的樱唇滑落,这让这幅温馨的画卷带着些许情色气息,紧接着,女孩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有牛奶流过的唇角。

  赤裸裸的暗示。

  老骨头极力抑制住脑内的黄色废料淹没理智,勉强的稳住了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理智长城却在一瞬间被女孩的话激的土崩瓦解。

  “来做吧。”凯莉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微笑,甜美的声音相比起引诱亚当夏娃摘下禁果的毒蛇也毫不逊色,她就像是洛丽塔中的桃乐莉.海兹,用纯洁的,无邪的笑容引诱他人踏入深渊。

  “凯莉小姐……?”

  不等管家回答,凯莉便压在了管家的身上,刚开始发育的青春期女孩身体柔软又娇小,仿佛双手一用力便会折断女孩纤细的腰。

  ——这个人是她的,永远都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

  凯莉似乎是因为这样的念头得到了满足,在对方的颈间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啃咬着对方形状修长优美的脖子。

  凯莉不按常理的出牌房间里的一切都显得荒谬,但魔女的性格却将一切硬生生的扳回合理的范围。

  老骨头被推到在床上,而他最为敬爱的小姐半跪在她身上,睡裙将青春期女孩的身体曲线勾勒着,带着些许妩媚意味,女孩用那双漂亮,清澈,无暇的眼睛盯着他,乳肉隔着衣服贴合在管家的胸膛。

  这实在太过刺激了。

  女孩恶趣味的递过去一条腿,被丝袜包裹的长腿曲线优美,透明黑色布料的包裹之下是一片乳白。

  “舔。”魔女张开两片形状姣好的唇,一个舔字就这么从声带里蹦出来。

  凯莉小姐喜欢在一切事物上占据主导地位,这点倒是和肆意张狂的海盗有共通之处。

  不,那个海盗怎能与凯莉小姐相提并论。

  老骨头在心里唾弃了自己脑中闪过的念头,几近虔诚捧起了那条纤细的小腿。

  ——就像个朝上天祷告的圣徒。

  凯莉像是因为脑中这一有趣的念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管家似是对女孩的行为感到困惑,却依旧机械执行着主人的命令,直到唾液将那只黑色丝袜打湿的近乎透明。

  凯莉低头看着正在执行命令的男人,那双幽绿色的瞳子和平时比起来多了几丝认真。

  这份认真是为了她。

  联想到这一点,凯莉心里忽然轻松了许多。

  “算了。”凯莉突然收回了腿,从老骨头身上坐了起来。

  “我玩够了,睡觉吧。”

  语出惊人。

  而一切的事故起源的凯莉慵懒的用五指掩住嘴唇,打了个哈欠伸出一只手捞过了毯子。

  “是,凯莉小姐。”管家衣衫不整的为女孩整理被子,随后便拿起自己的外套毕恭毕敬的走向女孩房间里的木门。

  毕竟管家总是要无条件服从自己主人的。

  “祝您做个好梦,我最爱的小姐。”

  “晚安。” 


来和凯莉小姐一起吃pockey棒吗?

  私设,凯莉不喜欢抹茶味儿的东西。

  百合有,ooc有,我要去拓荒了,道友们。

  凯佬真好我要嫁给她。

  你伸手翻了翻自己那一大堆零食,最终翻出了一盒抹茶味儿的pockey棒。

  凯莉不喜欢太浓的抹茶味儿,她总是嫌抹茶太苦,不过小零食里面的抹茶她倒是不排斥,但也说不上喜欢就是了。

  “凯莉,来吃pockey棒吗?”你喊了声女孩儿的名字,女孩懒洋洋的应了你一声。

  “怎么又是抹茶味儿的?”凯莉用有些嫌弃的眼神盯着绿色的包装盒。

  “安啦,只剩下这一个味的了,下回再去楼下小卖铺囤点零食。”你撕开了包装盒,拿出一根pockey棒。

  “尝尝吗?这个茶味不重。”你嚼着嘴里的半截pockey棒道。

  “也行。”凯莉突然低下头,目光和你平视,在你的眼前咬住了那根pockey棒。

  接着她慢条斯理的啃着那根可怜的饼干,直到你们的嘴唇碰在了一起。

  其实……还挺软的,有股草莓香。

  “下回想要本小姐亲你直说,别整天拐弯抹角的。”

儿童节贺文

  主cp金凯,副cp……我也不知道(喝茶)总之你觉得有就有吧!我不在意的。
       一方变小梗。

  金凯同居设定,严重ooc有。

  儿童节快乐(话说我都写了什么鬼玩意……)能接受的话?

  “呀……!!!”

  金还没来得及和亲爱的被窝告别,就被外面这声尖叫吓的从床上坐起来。

  等等这声音是不是有点耳熟……?

  金挠了挠头,穿着睡衣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这副场景――面前的女孩穿着大了好几码的粉色睡裙,脚下踩着一双毛茸茸的兔子拖鞋,也许是拖鞋太大的缘故,每次女孩出脚穿的的拖鞋都不怎么配合她的动作。

  而且那女孩的脸长得怎么看怎么像凯莉,尤其是那双蓝色的,宝石般通透的双眼,像极了魔女小姐。

  “你是…凯莉的妹妹吗?”金迟疑了一下,看着还在用脚拖拉着拖鞋在与地板和裙子做奋斗的女孩儿。

  “笨蛋金,我就是凯莉啦!”女孩的声音软软的,比起凯莉的声音,面前的女孩声音糯糯的,大概这就是网上流行的小奶音?

  “别闹啦……话说你是凯莉的表妹吗?凯莉之前都没提到过你呢!”金只觉得面前的女孩不愧是凯莉的妹妹,喜欢捉弄人的性格倒是一样。

  ――不过我是不会被骗的。

  金如此想到。

  “我就是凯莉,我屋子里的那只棕色泰迪熊是你在我生日的时候送的,当时我还说了这熊长得很蠢,然后你摆出了和泰迪熊一样的蠢脸。”自称是凯莉的女孩流利的说出棕色泰迪熊的来历后继续道:“现在你总该信了吧?”

  金觉得自己现在很蒙蔽。

  他觉得接受一下自己女友突然变成幼体的情况还是很难,于是他用个人终端问了问格瑞有没有遇到类似的情况。

  【格瑞,就是凯莉她突然变小了……】金试图叙述自己在今天早上看到的一切。

  【BUG 吧,大赛经常这样。】格瑞简单的回复了金,又回了一句。

  【大概明天就能修好了。】

  金看了看穿着粉红色睡裙在电视机前坐得端端正正的小凯莉,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生出了一种不舍的情感。

  不过凯莉果然不管什么样子都很可爱呢。

车,r18向,不喜欢车的妹子慎入。
是联文,下半部分不要找我……

真心话大冒险(耀你)

连接走评论,连接挂了的话私我。
耀你向,是车,不接受的话请点叉。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真心话大冒险?

   注意事项:本文bg,段子改文,原作者已授权。
顺便原作者大大 @浅羽sinky
  ooc有,老王口癖只出现了一回。是车,但是车部分还没写, 文笔烂的和小学生有一拼。
    不喜误入。
――――――――――
  
闷热的夏夜总是让人提不起精神,尤其是人在满身疲惫的时候。

   刚刚开完会议,你低头看了看手表,现在是21点整。

   你拿着王耀的包,跟在他的身后,高跟鞋在青石板制都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偶尔会有几声蝉鸣来应和。

   王大老板总是喜欢这种全是花草的小径,再将路上铺满青石板,让人仿佛置身于古色古香的江南水乡,但这些在这座现代化都市中显然有些格格不入。

   路灯发出柔和的光芒,在黑暗中格外显眼,你提着王耀的包,向车库走去。

   你打开了右座的门,看着王耀抬腿跨进了车里,使劲的一关车门。

   “小心点阿鲁!”王耀似乎对你粗暴的动作有点不满,他整个人慵懒的靠在了椅子上,闭着眼睛悠哉悠哉的。

    “知道了。”你心不在焉的回了他一句,坐在了司机的位置上。

    你熟练的插进钥匙,踩下刹车,偏头看向王耀。
 
    他用头枕着手,不知道在想什么,那双漂亮的眼睛被主人合上,淡粉的嘴唇微微张开,本来整齐的白衬衫因为炎热解开了最上端的几个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

   你忍不住吞了口唾液,顺便在心里吐槽要是你是个男人,第一件事就是肛了他。

    “在想什么?”王耀有些清冷的声音想起,他半眯着眼睛问你。

    “没什么……弗朗西斯他们的邀请,您要去吗?”你被王耀一下子吓了回去,却依旧镇定的问到,还顺带开了空调。
   
     凉飕飕的冷气让你缓过来了一会,你整理了一下你一团乱的脑子。

   “去。”他简单的回答了你,就低头玩起了手机。

     你对他的性格早已习以为常,熟练的把车开出了车库,弗朗西斯给的时间是21:30,你们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在路上晃悠,毕竟那家酒吧离公司不过三个十字路口。你之前你不是王耀女友的时候,偶尔也会和一些同事在那家酒吧聚餐,但这早已是过去式。

   这段路你开的不怎么顺,三个全是红灯,这让你有些焦躁,王耀伸手摸了摸你的头,算是安慰。

    原本几分钟就完的路程硬是被一路的红灯逼的效率直线往下降,最后你们花了将近十几分钟才开完这段路。

   说实话,这种经历简直太糟心了,你一点也不想再体验一回。

    你熟练的拔出钥匙锁上车,走向了酒吧。

    这件酒吧和你之前来的时候并无两样,放着球形冰的金黄色酒液,不知名的歌手,在舞池中舞动身体的男女。

     “他们还没来。”王耀坐在吧台边的椅子上,对你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

      “所以?”你哼了一声,也学着他的样子,看着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睛。

      “来一杯。”

      不等你回答,他就点了两杯酒。

     “朗姆可乐?这玩意你应该拿给阿尔弗雷徳喝。”亚瑟·柯克兰冰冷的声音响起来,他依旧是那副西装革履的打扮,让人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一句衣冠禽兽。

    “啧。”王耀砸砸嘴,接过他那杯威士忌喝了口,球形冰与酒杯发出清脆的碰撞音,金黄色的酒液随着动作摇晃。

    “我以为你会和阿尔弗雷徳他们一起来。”王耀递给你一杯橙汁。

    “不不不,你太不了解我了,亲爱的耀,谁会想和那群家伙一起来。”亚瑟点了杯威士忌,那对漂亮的绿眼睛看着你们。

    “那你想和谁一起来?”王耀撇了撇嘴,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顺手把你抱在了怀里。

     “谁都不想。”亚瑟·柯克兰抿了口威士忌,回答到。

    气氛压的让人透不过气,你只得看着这两个人相对无言,像是在演一场经典小电影。

    对的,爱情动作片,主角还是俩男的。

    还好刚来的三人打破了局面,浪漫热情的法/国/人总是擅长带动周围的气氛。

     你们找了个桌围了起来,面前摆了个大转盘,黑白色调的转盘上写满了数字,像是混在一起的五子棋一样凌乱。

     说实话看着这个转盘,总有种不详的感觉。

     “那么就玩真心话大冒险如何?输的人接受指定惩罚”法/国人充满笑意的声音响起,低沉又醉人。

     “我没意见。”王耀难得第一次发表意见,他心不在焉的喝着酒,不知道在想什么。

     剩下的几人也同意了弗朗西斯的想法,转盘随着弗朗西斯的手开始转动。

     “好了各位,开始下注吧。”弗朗西斯用有些滑稽的声音说,脸上带着狐狸般狡黠的笑容,活像个从赌场走出来的赌师。
   
     黑白色调的转盘飞速旋转,像是两种不同的颜料混合在一起,最后凝聚成了灰白的颜色。

     “数字七,看起来是您选定的。”弗朗西斯看着你说,手里出现了两沓卡片。

     “选一张吧。”

      气氛诡异的渗人,面前的两沓卡片像引诱亚当和夏娃偷食禁果的蛇,压的你喘不过气来。

      你的手伸向了大冒险那一沓,随手拿了片。

      嗯,喝春/药,很好。

      现在的真心话大冒险,要做的事情都这么艹/蛋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