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的老窝

混aph,凹凸,耀厨,过激凯吹,主食露中红茶会圣瓦。
懒,喜欢开车。
凯莉小姐是世界的珍宝。
明明是初中生,文笔还停留在小学。
垃圾写手

【r12】无题

是联文,cp骨凯,轻微雷凯。

猜猜哪一段是我写的?


    “叩叩叩。”雷狮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凯莉家的门。

  一位有着碧色眼睛和英俊相貌的仪表堂堂的绅士——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面无表情的推开门之后看到来者是雷狮,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门关上了——想骚扰我家小姐?哼 没门。

  雷狮站在门外,满脸只剩下黑人问号。
  ——这男的谁啊??出现在凯莉家??图谋不轨??不行!凯莉有危险…?

  脑内进行过头脑风暴之后,一向脑洞过人的雷总决定,翻窗户去救【??】凯莉。

  蹑手蹑脚的爬进屋子,来到凯莉的卧室门口。
也算是轻车熟路——刚好被碧瞳的主人察觉。

——啧。

卧室里,凯莉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还是用平时嫌少出现的 奶声奶气的语调:
  “老骨头…?你在哪啊。”

  这是雷狮才察觉到,刚刚那个拥有碧色眸子的男人,竟然是平日里凯莉的包???
——不可思议,一个包竟然能压他半头高。
不可置否,雷狮苦恼了相当久这个问题。

等到他稍微回神,站在他面前的已经是 那个包了。
——一个包比我高?呵  看我锤爆你。

雷狮看懂了老骨头眼底的神情,先发制人般开口:
  “呦,这年头包都这么嚣张?”
老骨头轻笑,不可置否。
  “那也得看是谁的包不是吗?”

  一场无声的战斗,硝烟迅速蔓延,现在恐怕也只有一直在卧室里呼呼大睡的珍宝小姐,毫不知情。

  知道突然出现的卡米尔打破了这几乎要打起来的氛围,带走了雷狮。

  雷狮当然读懂了,他离开时老骨头的口型。
  “你不配。”
  
  而老骨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厨房给我们的珍宝小姐热牛奶。

  70℃,3分钟,脱脂牛奶在小锅里慢慢温热起来,在空气中弥漫着牛奶特有的乳香。

  管家将牛奶倒入玻璃杯中,随即朝凯莉房间的方向走去。

  少女的房门虚掩着,管家却依旧毕恭毕敬的用中指的关节叩了三下门,关节敲打木门的声音则唤醒了浅眠中的少女。

  “进来。”少女的声音有些不快,兴许是被管家突然从床上唤醒的不满,又或是对管家毕恭毕敬的不满。

  “我不是说了,你进来的时候不用敲门吗?”凯莉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努力的直起身子。

  “是的,凯莉小姐。”老骨头不可置否,将杯子递给了凯莉。

  “为什么?”凯莉瞥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的管家,他的表情仍旧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忠诚,恭敬,衷心耿耿。

  这让凯莉觉得她永远看不透他。

  “我们可是恋人。”凯莉似乎有些气恼。

  她将杯子搁在了床头柜上,起身吻住了管家。

  管家的唇不像他外表般冰冷,那是种火热的,像是要将人灼烧般的热度,就像是太阳般温暖,却又无比炽热。

  凯莉闭上了眼睛,她将额头贴紧老骨头的额头,那片皮肤一片冰凉。

  “我爱你。”情窦初开的少女不懂得什么甜言蜜语,爱情和诱骗不同,她能将包裹着糖衣的毒药笑着送入别人的胃袋,却独独无法对她深爱着的人送上那份甜蜜的外壳。

  “我也深爱着您,凯莉小姐。”

  接着他们又互相拥住对方,动作轻柔又缓慢,却带着不容质疑的意味。

  ――爱情是毒品,它比毒品更加让人着迷,却比毒品更加温柔。

 “坐上来。”凯莉简单的结束了这个吻,她指了指床边的空位,示意老骨头坐在她旁边。

  老骨头顺从的坐在了凯莉的身旁,良好的夜视能力使得他就算是在这种时候也能看得见凯莉的模样。

  凯莉穿着她平时最喜欢的那套粉红色睡裙,黑色的长发像海藻般微微卷曲着,她眯缝着眼睛,平视着前方。

  凯莉拿起那杯牛奶,乳糖分子尽数在唇舌间绽放,散出诱人的乳香,随后那些富含着钙和蛋白质的液体随着喉咙流进食道,最后进入肠胃。

  她在喝牛奶的时候故意从嘴边漏了一点,乳白色的液体顺沿女孩的樱唇滑落,这让这幅温馨的画卷带着些许情色气息,紧接着,女孩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有牛奶流过的唇角。

  赤裸裸的暗示。

  老骨头极力抑制住脑内的黄色废料淹没理智,勉强的稳住了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理智长城却在一瞬间被女孩的话激的土崩瓦解。

  “来做吧。”凯莉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微笑,甜美的声音相比起引诱亚当夏娃摘下禁果的毒蛇也毫不逊色,她就像是洛丽塔中的桃乐莉.海兹,用纯洁的,无邪的笑容引诱他人踏入深渊。

  “凯莉小姐……?”

  不等管家回答,凯莉便压在了管家的身上,刚开始发育的青春期女孩身体柔软又娇小,仿佛双手一用力便会折断女孩纤细的腰。

  ——这个人是她的,永远都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

  凯莉似乎是因为这样的念头得到了满足,在对方的颈间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啃咬着对方形状修长优美的脖子。

  凯莉不按常理的出牌房间里的一切都显得荒谬,但魔女的性格却将一切硬生生的扳回合理的范围。

  老骨头被推到在床上,而他最为敬爱的小姐半跪在她身上,睡裙将青春期女孩的身体曲线勾勒着,带着些许妩媚意味,女孩用那双漂亮,清澈,无暇的眼睛盯着他,乳肉隔着衣服贴合在管家的胸膛。

  这实在太过刺激了。

  女孩恶趣味的递过去一条腿,被丝袜包裹的长腿曲线优美,透明黑色布料的包裹之下是一片乳白。

  “舔。”魔女张开两片形状姣好的唇,一个舔字就这么从声带里蹦出来。

  凯莉小姐喜欢在一切事物上占据主导地位,这点倒是和肆意张狂的海盗有共通之处。

  不,那个海盗怎能与凯莉小姐相提并论。

  老骨头在心里唾弃了自己脑中闪过的念头,几近虔诚捧起了那条纤细的小腿。

  ——就像个朝上天祷告的圣徒。

  凯莉像是因为脑中这一有趣的念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管家似是对女孩的行为感到困惑,却依旧机械执行着主人的命令,直到唾液将那只黑色丝袜打湿的近乎透明。

  凯莉低头看着正在执行命令的男人,那双幽绿色的瞳子和平时比起来多了几丝认真。

  这份认真是为了她。

  联想到这一点,凯莉心里忽然轻松了许多。

  “算了。”凯莉突然收回了腿,从老骨头身上坐了起来。

  “我玩够了,睡觉吧。”

  语出惊人。

  而一切的事故起源的凯莉慵懒的用五指掩住嘴唇,打了个哈欠伸出一只手捞过了毯子。

  “是,凯莉小姐。”管家衣衫不整的为女孩整理被子,随后便拿起自己的外套毕恭毕敬的走向女孩房间里的木门。

  毕竟管家总是要无条件服从自己主人的。

  “祝您做个好梦,我最爱的小姐。”

  “晚安。”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