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的老窝

混aph,凹凸,耀厨,过激凯吹,主食露中红茶会圣瓦。
懒,喜欢开车。
凯莉小姐是世界的珍宝。
明明是初中生,文笔还停留在小学。
垃圾写手

8.9金凯日


  病娇凯出没请注意,在一群小甜饼里,我这个恐怖案件显得格格不入。


  大概是一个,金被长期暗恋他的凯莉小姐捅死的故事,最后还被做成人偶了。


  哦我果然画风清奇的很,说起来凯佬好a啊,a到让我以为自己是不是逆了cp。


  其实这篇要和后篇的凯佬视角的日记连起来才能明白我选这首歌的原因,但是我最近现实很忙,赶不出日记篇。。。日记篇缘更,顺便剧透一下,凯莉小姐设定是杀人狂。


  对了,各位去搜搜花语,有小惊喜。


  性感凯佬,在线砍人。


  啊我就这么领便当了。


  口癖突然不见系列。


  


  


  


  今天的案子是失踪案。


  受害者是位年仅十六的少年。


  我看过那位少年的照片——那是个有着金色头发的漂亮少年,海蓝色的眼睛如希腊的爱琴海海水般清澈,我该怎么形容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感觉?——宛如阳光般耀眼纯净似乎都无法形容


  谁会忍心如此对待这样美好的少年呢?


  20世纪20年代的伦敦,天空满布阴霾,像是为谁哀悼般沉闷。


  据受害者的亲人和好友描述,受害者最后一次的出现是在他的一名女同学家中,后再无踪迹。


  ——这似乎是个破案的好迹象。


  于是我驱车赶往了受害者在失踪前最后出现在的那位女同学的家。


  那是一栋小别墅,楼下花园开满了盛放的白玫瑰,旭日藤缠绕在栅栏上,在我到了大门前之后,我发现大门并没有关上,于是我很轻易的就走了进去,


    “您好,请问有人在家吗?”我按响了门铃。

  

  “我在,请问有什么事吗。”那是个好听的女性声音,带着些甜美的柔软调子。


  “您好,我是警方的派来的人员,来调查一下您同学的失踪案。”


  在我说完之后,门那头似乎沉默了一会,随后我听到了一阵高跟鞋敲击地板的清脆响声,然后——咔哒一声,门应声而开。


  “您好,警官先生。”在我面前的美丽少女看起来不过十四左右,乌黑油亮的黑色的长发被编成两条粗大的麻花辫,身上穿着淡粉色的漂亮洋裙,腿上套着长过膝盖的白袜,脚上踏着圆头的高跟棕色皮鞋。


  随后她从容邀我走入屋子的客厅,言笑晏晏的为我泡茶,我看到茶壶被提起然后倾斜,棕红色的红茶从茶壶口飞泻而下,拉出一道刻意的圆弧线条,流进布满精致花纹的茶杯。


  我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茶几上摆满了点心和果盘,还有一个装满粉红色雏菊的花瓶,手边是一本未看完的折页书籍。


  “凯莉小姐,请问您知道您的同学金失踪的消息吗?”我等她将茶端到桌子上坐在沙发上后,小心的试探着对方的情绪。


  接着这位美丽的少女显然是受了什么刺激般,身影虚晃了一下,茶水也险些因为刚刚的动作泼到那件粉色洋裙上,茶杯更是摔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堆碎片。


  “你说什么?金失踪了?”少女的语调猛地变尖细,声调拔高,带着些刺耳的鸣声。


  “凯莉小姐,您冷静些。”我试图安慰着这位年仅十六的少女。


  她并未理会我,但我看到了她垂下睫毛,眼睛里布满水渍,随后又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似得用手捂住脸,我敢肯定,有疑似眼泪的液体从她的眼角和脸颊流下。


  “抱歉,我失态了。”她沉默了许久,用袖子用力的擦了擦眼角。


  我递了手帕给她,开始从心里由衷的同情起这位少女。


  “我想了解一下那晚金先生和您的情况,还有金离开后的情况,您知道着些什么?”


  “他昨天在放学后约好和我一起来我家吃晚餐,至于他走了之后。”少女的话顿了顿“我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少女用手帕擦拭着微红的眼角。


  “金,金他为什么会。。”


  少女用宽大的袖子掩住脸,将头埋入手臂围成的环,时不时发出一声声低泣。


  我被周围的气氛所感染,忍不住想要上前安慰她,但由于工作,我还是需要继续询问她关于这件事的问题。——但从她的话里,我看不出什么疑点,随后,在象征性的询问了几个问题后,我离开了这里,打算让后续的人员负责。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当时能再继续追问下去的话,我是否就能改变当时的情况,解开这个案子,但在我真正了解到事情的真相的时候——那是在我快死亡的时候。


  在1923年的冬天,离案子过了已经有一年后,我收到了一位老朋友的邀请函。


  据说那是一个交流晚会,还有一位我意想不到的老朋友在等着我,我当时觉得有趣,便应了下来。


  现在想来,那大概是我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


    当我赶到现场的时候,我发现地址正是我在那次在那次失踪案子里见到的别墅,只不过院里的白玫瑰全部被换成了紫罗兰。


  我再次按响门铃,凯莉——这位我已经见过面的美丽少女,她穿着一件淡粉色裙子,大大方方的露出了曲线漂亮而秀美的小腿,皮肤似乎比我记忆中的更加苍白,但是嘴唇和面颊却越发红润。


  “请进,警官先生。”已经出落的越发亭亭玉立的少女微笑着将我邀请进她的屋子。


  我的腿像不听使唤一样自己动了起来,走进了屋子,屋子大致和我记忆中似乎无二【虽然那时过了一年多的记忆早就模糊不清了】,但却多了无数的漂亮娃娃,她们瞪着蓝色的眼珠子向我投向渗人的目光。

  

    “她们很漂亮,对吧?”少女随手拿起了一个女性娃娃向我展示,娃娃的那对精致却毫无生气的眼睛直盯着我,看的我心底发寒。


  “是。。是的。”我极力的掩饰着我的声线颤抖。

  

    “可是她们都没有我珍藏的娃娃漂亮。”她如此的说到,随后刚刚被她拿来向我展示的漂亮娃娃被狠狠的扔在地下,头和躯干都被摔得分离。


  “抱歉——”


  “来吧,我带你去看看我最心爱的娃娃。”她打断了我的话,脸上泛起了一抹病态的红晕,就像个和别人炫耀自己心爱物品的孩子。


  不由我分说,她便强硬的拽住了我的手,往楼梯处走去。


  我试图想要挣开,但是却毫无效果,我甚至有种对方的手一用力我就会被那只纤长素白的手把骨头捏成粉末的错觉。


  “到了。”凯莉突然停下了脚步,推开了某个房间的门。


  “那里面就是我最心爱的娃娃。”她把房间的门推开,里面放着一个金发的人偶,人偶和正常的少年一样高,蓝色的玻璃珠子在人偶的眼眶中闪闪发亮。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所谓的娃娃,和一年前的失踪案件照片上的少年,长得一模一样。


  “你杀了他。”我冷静的质问着少女,可少女并不理会我,她裂开嘴,露出了一个恶毒的,甜美的,可怖的笑容。


  “我并不是想杀了他啊——我只是希望他能永远陪着我而已。”少女优雅的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手里多出一把银晃晃的手术刀


  “你看到了吗,金的样子。”她一步步向我逼近。


  “很漂亮吧。”


  “这样就可以永远的陪着我了。”


  “是不是很棒,你说对吧?”


  她一步步的把我逼到墙角,手中的刀子似乎越发明亮,我想要逃走,但是我的腿开始禁不住的打颤。


  “这是犯法的。”我试图劝阻她的疯狂念头,可她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仍旧优雅的一步步向我走来,就像露出尖牙的漂亮毒蛇。


  “抱歉。”我看到她似乎对我做了一个这样的口型,紧接着,我的胸口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我下意识的低头,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处被狠狠的捅入了一枚尖利的刀子。


  心脏处传来的剧烈痛苦让我不断地咳嗽,鲜血流满了木质地板,我的手脚在不断地变得冰凉,意识也越发模糊。


  恍惚间我朝她望去,她正在抚摸着人偶的脸颊,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恍恍惚惚的听见她在说什么。


  “打扰本小姐的烦人家伙都除掉了。”


  耳朵开始发出嗡嗡的声音,眼球也干涩下去。


  “之后还要把知情者都解决掉呢,你说对吧,金,还有——警官先生?”


  “接下来,就又是游戏时间啦。”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