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咸鱼的老窝

混aph,凹凸,耀厨,过激凯吹,主食露中红茶会圣瓦。
懒,喜欢开车。
凯莉小姐是世界的珍宝。
明明是初中生,文笔还停留在小学。
垃圾写手

赞颂


     是车,还没写完,第一人称,女主痴汉系。

     我为什么不管什么时候写的东西都与大家的画风格格不入,宛如腰间盘突出般智障


  ——凯莉,凯莉。


  我在心里不断的咀嚼着这个名字。


  越美丽的东西就越发危险,所以她别人心里的形容是有着蜜糖般甜蜜香甜味道的毒品,是深埋于松软蛋糕中抹上层层奶油的匕首,是大海中引诱无知水手撞向暗礁的塞壬。


  可在我心里,她是我的同学,我的挚友,我的长姐,她是我最深爱最深爱的人,她对我而言就是亨伯特的洛丽塔,阿瑞斯的阿芙罗狄忒,罗密欧的朱丽叶。


  ——她是我的一切


  “凯莉。。凯莉。。”我呼唤着她的名字,声音由声带震动后艰难的从干涩的嗓子里流露。


  她紧闭着双眼,面上带着一坨醉红,就像是清晨时带着露水的红玫瑰那般娇艳的颜色。


  我低头亲吻着她像两片花瓣般微微颤动的嘴唇,凯莉的唇像所有女孩子一样柔软,带着些腻人的香甜,尝起来就像是可口的树莓,薄薄的皮下满是鲜红而甜美的汁液。


  我舔舐着她的嘴唇,用舌尖划过她精巧洁白的牙齿,她双眼紧闭,就像位沉睡的天使。


  我在做什么?


  无形的罪恶感鞭挞着我,在我身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痕迹,背德和乱伦带来的压力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恐惧和兴奋两种截然不同的快‘感在我的心里交替。


  我在做什么?


  我的灵魂像是被无数鬼手拽住,丢进地狱深处的岩浆中炙烤,又像是被神光所沐浴,享受升上天堂的鲜花与荣光。


评论

热度(11)